经营范围

新西兰首次认证电子垃圾回收项目

       1995年前后,废旧电子拆解回收产业的蓬勃发展,使数以十万计的来自安徽、湖南等地的农民工涌入贵屿,他们充当了本地人的雇佣工,赤手空拳拆散电子废物,用锤子解体计算机,用硫酸水冲洗电路板,并把大量的电子垃圾残余物(包括有毒物质)燃烧或填埋在稻田中、灌溉渠里及河流旁边。据统计,他们每年处理的电子垃圾逾百万吨。
 
  他们当中不少人是妇女和儿童,为了这些微薄的薪水,已经有人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而当地人的歧视则使这些到贵屿谋生的外地人深感屈辱。
 
  “本地人看不起我们外地人,把我们看成是负担。”今年43岁的姚永来自湖南,10年前只身来到贵屿谋生,受够了身在异乡的人间冷暖。“但这个地方容易赚钱,外地人一夜暴富的事也不是没发生过。”
 
  正是在这样的理念驱使下,2007年冬天,姚永拿着自己积赚了10多年的本钱,请了4个和他一样出身的农民工当工人,投身进入当时还是高利润的电子垃圾拆解行业,像本地老板一样做起生意来。
 
  不料在随后的几个月里铜价大跌,连连的亏损让资本并不雄厚的他在2008年6月份被迫抽身而退,最后一算账:除去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他损失了4万多元。
 
  这足可以把鱼贩子出身的老板姚永打回原形,他彻底死了冒险发达的年头,用3000元买了一辆电动三轮车走街串巷地载起客来,每天有200元左右的收入。他自我解嘲地说:“人还是应该踏实点好。”
 
电子垃圾回收再生不存在技术障碍
 
       目前我国"电子垃圾"回收利用基本处于失控状态,个体经营者野蛮拆解造成的环境破坏屡见不鲜。"电子垃圾"是否真的无药可治?有关业内人士说,其实"电子垃圾"回收再生并不存在技术障碍。
 
       中国再生资源总公司天津再生资源研究所副所长黄继承介绍,在国外,废旧电子拆解业同拆船业一样,正在演变成为一个独立的行业。
 
        在美国,电子垃圾拆解已经形成了很专业的分工,有专门负责拆解的公司,有专门负责电路板回收的公司,有专门提炼贵重金属的公司等等。由于专业化处理,美国电子垃圾的回收再利用率达到97%以上,也就是说最后只有不到3%的东西被当做最后的垃圾埋掉。
 
        德国废旧电器回收厂普遍采用了一种电子破碎机来分选废旧电器中的有用物和废物。其流程是,先用人工拆卸的方法将废旧电器中的含有有毒物质的器件取出,如电视显像管、荧光屏等。然后将剩余部件放入破碎机中,先通过磁力分选分离出铁,第二步进入涡流分选分离出铝,第三步通过风力分离出塑料等较轻物质,剩下的是铜和一些稀有贵金属。这些分选出来的金属,会根据它的含金量来卖给终端处理厂。其废旧电器的回收再利用率达90%以上,这样的一套设备年处理废旧电器达3万吨。
 
        天津市经委资源与环境处处长张媛介绍,目前我国"电子垃圾"回收处理主要集中在一些个体经营者手里,他们工艺落后,为降低成本又几乎不采取环保措施。他们的工艺主要有两种,一种是"用火烧",就是用煤气炉子烧掉线路板上"没用"的东西,留下一些金、银、铜之类的贵金属,造成极大的大气污染。另一种是"用水洗",用强酸或王水腐蚀掉电器元件"没用"的东西,收集一些残渣中的贵金属,而大量排放的废液污染十分严重。
 
     宁波废品回收公司项名为RE:MOBILE的手机回收项目获得新西兰政府认证,成为产品管理计划(即有效降低产品对环境影响的管理计划)。新西兰电信论坛(TCF)CEO大卫。斯通表示,该项目是新西兰第一个获得政府认证的电子垃圾回收利用项目,表明该项目符合政府认证对环保的要求。
  2010年,TCF将移动运营商沃达丰、新西兰电信和2degrees联合起来,创建了这一回收项目。这三家运营商都在他们的门店中提供了回收箱和回收袋。约80%的回收手机被翻新后卖到世界的其他地区,另外20%被拆分售卖,零部件以高于95%的回收比例被重新利用。
  截至目前,该项目已经回收90万部手机,并向慈善组织捐助了230万美元。目前,该项目接收手机、移动数据设备和附件,未来有望扩展到其他产品。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4-09-18 10:15   【打印此页】   【关闭